天水方志网站2017年10月22日恢复上线,正常运行。

您所在位置:首页>>重大事件>>

隗嚣割据和东汉统一

发布时间:2015-09-03来源:

  一、刘邦攻取陇右

  秦统一六国后,始皇赢政及秦二世均行暴政,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陈胜、吴广率众于秦二世元年(前209年)7月在蕲县大泽乡(在今安徽宿州市)起义。九月,刘邦、项羽分别于沛县(今江苏沛县)和吴县(今江苏苏州市)起兵响应。陈胜、吴广被部下所弑后,刘邦、项羽发展成为抗秦势力中最强的两支,连连击破秦军。三年(前207年),项羽率部在巨鹿(时为郡,在今河北东南部)大败秦军主力,秦主将章邯投降。旋刘邦、项羽分路向秦都咸阳进军。秦子婴元年十月(前207年十月),刘邦率军进入咸阳,子婴出降,秦亡,不久,项羽率军也至咸阳,是年二月(前206年三月),项羽决定复行战国时诸侯分封制,把部将及战国诸侯后裔悉封为王,计置十八王,令他们各守一地。项羽则自封西楚霸王,都彭城(今江苏苏州市),节制诸王。

  刘邦先取咸阳,又“约法三章”而废秦之暴政,深得关中市民拥护,使项羽大为嫉妒,惟恐刘邦利用关中民心争夺霸主地位,故在分封诸王时,虽以刘邦为汉王,仅封给其边远的巴蜀之地(今四川东部)。后因项伯(项羽叔父)说情,始增汉中,并许以南郑为都。刘邦虽愤愤不平,但慑于项羽实力,于同年四月率部下三万人往汉中就封。为防备刘邦北进,项羽以秦降将章邯为雍王,都废丘(今陕西兴平),统咸阳以西原秦属疆土,今天水归其所辖。

  刘邦在南郑就封后,秣马厉兵,决心一统天下,不久,从丞相萧何议,拜韩信为大将军,操练兵马。时项羽已离开关中,屯兵彭城,当初让诸王割据一方,安守其地的设想已为战争所取代,首先是田荣起兵,逐走齐王田都,击杀胶东王田市和济北王田安,齐地三王封地尽为田荣所据。项羽又废杀了韩王成,刘邦见关东纷乱又起,遂于前206年8月,依韩信计,起兵进取关中,沿故道水北进。郎中、临武侯樊哙率部在白水北(今甘肃康县至陕西略阳一带)击败西丞,将军、建成侯曹参率部攻占下辨(时属陇西郡,治今成县西),旋再进取故道(时属汉中郡,西汉改隶武都,治今陕西凤县),出大散关(在今宝鸡与凤县间,自古为秦岭南北通道),在陈仓击败雍守军,进围章邯于废丘。

  汉王二年十一月,(前206年十二月),刘邦在取得废丘以西郡县后,分军西越陇山攻陇右。将军、威武侯周勃率部攻破西丞,取上邽,骑都尉、建武侯靳翕追击章平(章邯弟)军于陇西,章平大败,率残部走北地(今庆阳),陇西郡尽属于汉。

  项羽重演战国时分封制,自恃勇猛而做起诸王盟主,欲武力治天下。春秋战国五百多年的教训,充分证明分封制已不适应时代潮流,故此后来天下大乱是不可避免的。

  二、西汉末至新莽时的形势

  汉武帝刘彻以后,社会矛盾日渐显露,到元帝、成帝时已相当严重,两极分化到使贫民百姓难以生存的地步。王莽掌权并改汉为新以后,意识到不断加剧的社会矛盾已危及王室安全,决计推行改革,制定限田办法,让拥有大量土地者将超过限额以上的田产分给无地者;禁止卖买奴隶;抑市价;惩罚游手好闲者;严厉打击贪污;抑制商人获取暴利等。但由于富人和商人以及贪官污吏相互勾结,使改革难以推行,贫民百姓在改革中没得到任何实惠。与此同时,北方匈奴又大举侵扰北方边境,而不时出现的旱蝗灾害,更使贫民百姓处于啼饥号寒的困境,百姓把怨愤发泄于王莽。

  新莽天凤四年(公元17年)新市人王匡、王凤率饥民聚集绿林山起事,接着,关东和长江流域又出现数十支起义队伍,其中以樊崇领导的赤眉军最为强大,地皇三年(22年),刘秀起兵响应,23年2月,起义军共推另一汉室宗亲刘玄为帝,建元更始,九月义军进入长安,王莽被杀。

  三、隗嚣趁机称雄西州

  隗嚣字季孟,自幼读经书,有见识,少年时就被举荐出仕州、郡,后在长安任事。此时,攻下平襄(今通渭县)的隗崔等人共推隗嚣为首领,隗嚣依方望义,兴建汉高祖刘邦庙,以此示为汉臣,又向各郡、国发出檄文,号召讨伐王莽,时王莽被长安市民所杀,雍州所属群[FS:PAGE]龙无首,隗嚣分派诸将,很快取得天水、陇西、武都三郡,河西诸郡一时无所依,亦表示归附,从而,隗嚣据有凉州八郡(天水、陇西、安定、金城、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)和益州所属武都郡,以天水郡治平襄为邑,设置府第。

   四、左右逢源割据陇右

  更始二年(24年)2月刘玄进入长安后,大封官爵,并封隗嚣为右将军,后因事变,隗嚣西归天水。士大夫赴陇右投奔者极多,隗嚣自称西州上将军。

  就在隗嚣西归的同时,刘秀称帝,国号仍为汉,改元建武,刘秀派大司徒邓禹伺机攻取长安,年末,邓禹部将冯愔叛变,率众西向天水,隗嚣恐祸及天水,派将截击,邓禹以为可争取隗嚣归汉,便借刘秀所授特权,封其为西州大将军,使主持凉州和朔方两刺史部事。

  隗嚣名义上接受刘秀的封号,成为汉臣,但独居陇右数年,渐生骄态,与谋士、部将每相聚,每每自比“西伯”,有了称王之意。部属中关中人士见隗嚣对汉存有二心,谋图割据,包括马援、郑兴等一批谋士纷纷离开陇右而往附刘秀,刘秀恐隗嚣在陇右坐大,派使劝其入朝,隗嚣先是推托,后派儿子隗恂到京城洛阳,名义上被封为胡骑校.,实际上做为人质被刘秀留在洛阳。

  五、拒绝伐蜀引发战争

  东汉建武六年(30年),刘秀平定了关中各地割据者,开始筹备对西部用兵,适逢是年三月屡与刘秀对峙、在四川称帝的公孙述派兵攻南郡,刘秀以此为由,决计伐蜀。先诏告隗嚣,称伐蜀将从陇右进军,并要隗嚣率部参加。隗器听从王元、王捷等人之议,不愿汉军插足陇右,便致书刘秀,称经陇右取蜀,则白水险阻,栈道损坏,蜀人又多高关隘,不易进攻,实际上是拒绝了刘秀。  同年四月,刘秀令大将军盖延、耿弇等做好伐蜀准备,派中郎将来歙向隗嚣宣布讨蜀令。来歙至天水宣布诏令后,隗嚣总是借故推托。隗嚣决意绝汉,于五月派大将王元率重兵据守陇坻(即今陇山要津),防备汉军,不久,盖延等率汉军西进,至陇山通道,王元率军突袭,汉军猝不及防,大败而退。十二月,隗嚣又命王元率军二万多人进攻三辅(今陕西关中),结果被冯异等所率汉军击败。攻三辅失败,隗嚣称臣于公孙述。

  六、刘秀督军与隗嚣争夺陇右

  建武八年(32年),刘秀派中郎将来歙、征虏将军祭遵征陇右,途中祭遵病故,来歙与祭遵部将王忠、右辅将军朱宠率两千精兵从番须口、回中伐木开道,越陇山突至略阳城(今秦安东北),隗嚣守将仓促应战,结果被杀,汉军入据略阳。

  隗嚣闻略阳失守,即分谴诸将加强陇山一线防御,命王元率部守陇坻,行巡守番须口,王孟堵鸡头道,自率军数万欲复略阳,公孙述亦派将赴陇右支援。汉军拼死固守,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,来歙率汉军坚守数月,隗嚣终未能破城。

  闰四月,刘秀督将亲征隗嚣,并诏河西窦融率军相助.,由于陇道均有隗嚣守将,刘秀令沿泾水进军,至漆县(今陕西彬县)召曾为隗嚣部属的马援议进军之策,马援积米做山谷形状,详述陇右山川地理。刘秀依其地形,驱军先至安定高平(今宁夏固原),与凉州牧、行河西五郡大将军事窦融所部兵相会,然后挥师南下,进逼瓦亭。汉军驰入陇右,经阿阳,直向略阳进逼,隗嚣所部十三名大将,十多万军队和天水郡所属大部道、县皆降于汉。隗嚣见所部大都投降,急从略阳撤围,命王元入蜀向公孙述求援。

  刘秀进至略阳,犒劳来歙,封窦融为安丰候,其弟窦友为显亲候,从成纪县南部(今秦安县中南部)析置显亲县为其封地。随后,命大司马吴汉、征南大将军岑彭率军围西城,自则率众趋上邽境,招降李育、田弇,结果被拒。便命虎牙大将军盖延、建威大将军耿弇率军攻城。为争取其归顺,刘秀又向隗嚣发出劝降书,说一旦归附,隗嚣和部将或王或侯,不失其位,并警告其不要重蹈西汉初英布举兵叛汉之辙,否则,父子再不能相见。但隗嚣终不能醒悟,不愿投降,刘秀遂杀入质于汉的隗嚣之子隗恂,命吴汉、岑彭加紧攻西城,八月,刘秀东归,临行致书吴汉、岑彭:“两城若下,便可将兵南击蜀虏。[FS:PAGE]人苦不知足,既平陇,复望蜀。”

  汉军围攻西城和上邽多日,隗嚣部将杨广和李育、田弇率部坚守。岑彭为破西城,命筑堤蓄西谷水,以水淹城,结果水从地下穴道中涌出,故城未损,延至冬初,杨广病殁,城中乏粮,隗嚣穷困孤守,甚为危急,时大将王捷守戎丘城,日久围不能解,遂自刎。汉军因围城数月,军士疲惫,多有逃亡,十一月,王元、周宗率所请蜀救兵突至,声称百万蜀军已至,汉军大败,王元等入西城,拥隗嚣往冀城(今甘谷)。安定、北地、天水、陇西守将多为隗嚣旧部,遂又背汉,隗嚣复有四郡。

  七、汉军再征陇、隗器割据结束

  建武九年(33年)正月,隗嚣病殁。部属王元、周宗等立其小儿子隗纯为王,仍据冀城。公孙述派部将赵匡率军至天水,助隗纯拒汉军。

  经过一段休整,刘秀决定再次攻伐陇右。九年(33年)八月,以中郎将来歙、建威大将军耿弇、虎牙大将军盖延、扬武大将军马援、武威大将军刘尚征陇右。旋又命冯异代行天水太守事,并以中大夫马援为副,助来歙监诸军。诸将进至安定地界,遂分兵攻略。耿弇率部进取北地、安定两郡;盖延攻取陇坻西街泉、略阳、清水等县,冯异攻取冀城隗纯。

  由于公孙述派兵相助,隗纯还有一定实力。冯异率军在冀城一带激战将近一年,始击败战斗力较强的蜀援军,杀赵匡等人,攻占冀城。隗纯与部众西撤落门(今武山洛门镇),据城顽抗。冯异督军再围落门,城尚未克,冯异于十年(34年)病殁军中。耿弇攻安定,隗纯守将高峻坚守,也延时逾年不能克。当年八月,刘秀派执金吾寇恂往劝,高峻投降刘秀,安定郡归汉。十月,来弇督盖延、刘尚等将围攻落门,隗纯所部大败,周宗、行巡、赵恢等随隗纯投降,王元南走奔蜀,天水郡始归汉军所有。